信息查詢:
| 會員登錄 | 站點地圖 | 聯系我們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 首頁> 行業資訊
協會概況
鵬金所獲網絡小貸牌照 跨省經營尚難實現
2021-10-26 來源:中國經營網 瀏覽次數:64

        近期,一張全國性網絡小貸公司——深圳市鵬友小額貸款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鵬友小貸")的設立引起業內關注。根據公開信息,鵬友小貸的大股東此前為原網貸平臺"鵬金所"的運營主體,而由網貸平臺轉型為網絡小貸,正是其受到關注的最大原因。

  自2019年11月互金整治辦和網貸整治辦共同發布《關于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轉型為小額貸款公司試點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83號文")后,僅有2個成功轉型的案例。因此,作為為數不多的網貸轉型成功案例,此次鵬友小貸的設立也多了一層意義。

  在業內人士看來,允許網貸平臺轉型網絡小貸公司代表著監管部門希望存量業務還未完成清零的平臺盡快轉型,但也并非所有的平臺均能成功,股東風險承擔能力會是重要的考慮因素。此外,若未來更多原網貸平臺進入網絡小貸行業,也會對行業的發展格局形成一定影響。

  注冊資本不達50億元要求

  具體看小貸公司的詳細情況,鵬友小貸成立于2021年9月,注冊資本10億元,由深圳市鵬鼎創盈金融信息服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鵬鼎創盈")持股82%,為大股東;深圳盈安財務顧問有限公司持股18%,為二股東。

  鵬友小貸的經營范圍為:專營小額貸款業務,經相關部門批準開展互聯網小額貸款業務(不得吸收公眾存款);與貸款業務有關的融資咨詢等中介服務等。目前,鵬友小貸的備案網站有"鵬友信貸"和"鵬友小貸",審核日期為9月30日,不過網站均無法訪問。關于鵬友小貸目前是否已經開始展業,主要深入的客群以及場景等問題,《中國經營報》記者向鵬鼎創盈方面發去采訪函,但截至發稿暫未收到回復。

  此外,根據2020年末銀保監會同央行發布的《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經營網絡小貸業務的小貸公司的注冊資本不低于人民幣10億元,且為一次性實繳貨幣資本?缡〖壭姓䥇^域經營網絡小貸業務的小貸公司的注冊資本不低于人民幣50億元,且為一次性實繳貨幣資本。

  鑒于目前鵬友小貸的注冊資本為10億元,若征求意見稿實際實行,鵬友小貸將無法跨省級行政區經營。但是,如果其通過上述的網站或額外的APP移動端來展業,則其要如何保證業務在規定的地區進行?

  值得注意的是,公開信息顯示,鵬鼎創盈曾是鵬金所網站的運營主體公司,鵬金所是2014年12月1日上線的網貸平臺。不過2016年10月,鵬金所的運營主體變更為鵬鼎創盈全資子公司——深圳市鵬金所互聯網金融服務有限公司。而鵬金所官網顯示的組織架構中,公司監事劉京海,同時也為鵬友小貸的監事。

  事實上,能夠從網貸平臺轉型的案例并不多見。自83號文發布后,除去鵬友小貸之外,目前的案例還包括:2020年10月,新浪旗下的網貸平臺江西東方融信科技信息服務有限公司依法轉型為全國經營的小額貸款公司,取得撫州市新浪網絡小貸牌照。2021年5月,小贏科技宣布,收到深圳市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關于批準深圳市小贏小額貸款有限責任公司業務資格的函》。

  或進行分級監管

  又一家原網貸平臺轉型釋放了怎樣的信號,這是否意味著未來會有更多網貸平臺轉型網絡小貸?

  根據83號文的規定,符合以下四點要求的平臺可以轉型網絡小貸,包括新設的網貸機構存量業務無嚴重違法違規情況、有符合條件的股東和管理團隊、轉型方案具有可行性、金融科技實力強且符合線上經營要求。此外,轉型平臺股東必須承諾對存量業務承擔兜底風險,同時簽署相應的承諾函等法律文件。

  對于哪些平臺更可能成功轉型,西南財經大學數字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陳文表示,一方面,原網貸平臺轉型網絡小貸要解決存量資產問題,諸如新浪等旗下平臺存量資產規模不大,較好清理;另一方面是申請網絡小貸的主體的股東資質問題,基于股東風險承擔能力的角度考慮,正常而言實力股東申請更容易獲批。

  冰鑒科技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王詩強也認為,允許網貸平臺轉型網絡小貸公司代表著監管部門希望存量業務還未完成清零的平臺盡快轉型,特別是鼓勵股東以自有資金幫助網貸平臺盡早將存量業務清零,盡可能減少出借人損失。不過基于83號文的規定,能夠轉型網絡小貸的平臺并不多,再加上轉型網絡小貸外部融資限制,平臺更多的是利用網絡小貸牌照開展助貸業務。

  不過,網貸運營的經驗是否能夠對網絡小貸運營產生幫助?對此,有頭部助貸機構負責人告訴記者,盡管網絡小貸與網貸業務有部分類似,但從客群方面來說還是有所不同的,特別是近期在利率監管等背景下,網絡小貸的客群有所上移。從數據風控的角度,一方面是客群重疊度不高的原因,另一方面是網貸業務的數據都較為陳舊,沒有及時更新,雖然原先積累的數據可用的不多,但從實際運營的情況來看,原先的數據模型等在網絡小貸業務風控中還是有效的。

  另外,從行業整體來看,目前原網貸平臺與網絡小貸之間的客群重疊還是較高。王詩強告訴記者,雖然近一兩年的政策使得貸款利率不斷下降,客群略有上移,但主要客群還是原先的優質客戶,部分平臺復借率高達八九成。

  陳文也表示,盡管部分網絡小貸受到監管上諸如利率等的約束,只能將客群上移,但仍會與銀行等機構下移形成的客群形成錯位,網貸模式全行業的失敗本質上是風控不到位,網絡小貸更多是需要吸收經驗教訓。

  值得注意的是,網絡小貸行業自身也在經歷蛻變中,特別是網貸新規的征求意見稿發布之后,行業正掀起一陣增資潮。比如,2021年4月,騰訊旗下的財付通網絡小貸增資至50億元;6月字節跳動旗下的網絡小貸公司深圳市中融小貸注冊資本增至50億元;以及美團旗下重慶美團三快小貸注冊資本從46000萬美元提升至30億元人民幣。

  那么,若未來有更多原網貸主體進入網絡小貸行業,疊加近期的巨頭網絡小貸增資潮,未來的行業發展是否會有新的格局?而行業新格局,對行業主體、監管等又有哪些影響?

  對此,陳文認為,網絡小貸行業自身的監管仍未完全明確,后續還需要看銀保監會對于這塊的杠桿、經營范圍、融資等諸多方面的政策出臺。對于大型的實力機構,多是同時布局網絡小貸和消費金融公司,后續預期會進行分級監管,根據注冊資本金、資產質量和風控水平、股東資質等確定創新業務開展許可。王詩強則認為,未來監管的方向主要是關注網絡小貸公司經營上是否合法合規,如是否利用小貸牌照從事高利貸業務等。


色吊丝永久性网址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