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查詢:
| 會員登錄 | 站點地圖 | 聯系我們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 首頁> 自律維權
協會概況
哈爾濱通報打擊非法集資犯罪典型案例
2020-06-16 來源:黑龍江日報 瀏覽次數:1049

今年6月,是第8個防范非法集資宣傳月。日前,哈爾濱中級人民法院集中開展防范非法集資宣傳活動,通報2019年全市法院打擊非法集資犯罪工作情況,并發布典型案例,以案釋法。

  據了解,2019年,哈爾濱市兩級法院圍繞服務經濟發展大局,充分發揮刑事審判職能作用,共受理各類非法集資犯罪案件227件,判處被告543人,判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77人,五年以下183人,涉案金額達到1301746.26萬元。227件案件中,以非法吸收公眾存款和集資詐騙為主,以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起訴的被告人數達到467人,涉案金額超過105億元。非法集資犯罪主要呈現緊隨市場熱點、騙局設置巧妙,利用媒介、虛假宣傳擴大影響,犯罪組織趨向傳銷式、家族化等多元化共同犯罪結構,以及被害群體多為想賺"快錢"群體等四個特點。

  哈爾濱市法院

  2019年打擊非法集資犯罪典型案例

  案例一:

  張某龍、張某翠非法吸收公眾存款一案

  【基本案情】

  被告人張某龍、張某翠系情侶。2018年11月至12月間,張某龍、張某翠二人通過王某介紹在深圳市某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購買6部APP專用手機,通過該手機內專用軟件的"挖礦"功能,定期獲得返款,得以實現短時間內資金返本付息目的。期間,張某龍、張某翠為更快套返投資及賺取利潤,在微信群、朋友圈內大量發布該手機投資盈利模式等宣傳信息,并在其家中向來咨詢的不特定群眾宣傳推廣,講解購買、返款、付息等投資方式。截至案發,經張某龍、張某翠介紹58名投資人共向深圳市某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投資2 573 412元,返款399 826.54元。因張某龍、張某翠犯罪行為造成投資人經濟損失2 173 585.46元,二人違法所得11 731元。

  【判決結果】

  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張某龍、張某翠違反國家金融管理法律規定,向社會公眾變相吸收資金,數額巨大,其行為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二人系共同犯罪,張文龍系主犯、張玉翠系從犯。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條、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二十六條第一款、第二十七條、第六十四條、第六十七條第三款之規定,認定張某龍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三萬元;認定張某翠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元;依法繼續追繳張某龍、張某翠共同違法所得11 731元;退賠被害人經濟損失2 173 585.46元。一審宣判后,張某翠不服,以原判認定其參與犯罪事實、被害人損失均不清,原判量刑過重,及追繳贓款、責令退賠損失責任不應由其承擔為由,提出上訴。二審審理中,張某翠撤回上訴。

  【典型意義】

  隨著社會發展,傳統模式的直接通過吸收不特定群眾資金,并承諾一定期限內還本付息的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犯罪逐漸減少。隨之產生了犯罪分子向不特定群眾承諾通過返租、回購、轉讓等方式實現定期返本得息的代為飼養寵物、種植花木果樹,銷售商品、提供服務或募集基金、保險等變相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犯罪。本起犯罪即為假借銷售商品為名,通過手機軟件"挖礦"形式返本得息的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犯罪,雖犯罪分子與投資人之間行為看似正常的經濟活動,其實質仍然是變相抬高國家所規定的存款利率,擾亂整個社會的金融秩序行為。同時,多數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犯罪亦因犯罪分子不予兌現承諾而造成投資人的實際損失,雖然對每個投資人而言,可能所造成的經濟損失的絕對數額并不太大,但考慮到這些投資人本身的經濟狀況,尤其是對于老年人、離退休人員、失業人員、低收入人群等,這些數目不大的損失往往是其今后用于生活、養老、治病等方面的一生積蓄,對投資人及其家人生活的影響將十分巨大。

  案例二:

  李某、初某集資詐騙一案

  【基本案情】

  2013年5月,被告人李某、初某經預謀,在哈爾濱市成立向公眾吸收存款的理財公司,由李某負責公司的財務和貸款單,由初某負責整個理財進款單,初某享有整個理財總額24%的收益。2013年7月,李某冒用宋某梁的身份注冊成立了黑龍江某財富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李某在該公司化名為"丁總",以公司財務主管的名義實際掌控公司整體業務;初某擔任該公司事業一部經理,實際掌控公司理財部(所有進款項)。

  李某聘用張某君為公司總經理,下設四個部門:事業部負責人初某、財務部負責人路某、貸款部負責人賈某(另案處理)、行政部負責人徐某(另案處理)。在社會上招收業務員,通過新晚報、晨報、生活報等多家媒體做廣告宣傳,以虛假的P2P經營模式、高于銀行利息為誘餌公開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經鑒定,2013年9月至2014年4月向社會公眾249人非法吸收存款總計55 350 000元,反息金額為299 199.13元,返本金額為7 820 000元,被害人實際損失金額為47 230 800.87元。期間,李某將公司大量資金用于償還個人欠款和個人揮霍總計15 364 782元;初某將非法集資款的24%作為提成款個人支配并非法占有,總計5 963 612元,以個人名義非法向8名投資參與人介紹、出售理財,非法吸收存款2 340 000元,造成被害人損失1 890 000元。

  【判決結果】

  經法院審理認為,被告人李某、初某,以非法占有為目的,虛構事實,隱瞞真相,以詐騙方法非法集資,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已構成集資詐騙罪。本案系共同故意犯罪,二被告人均系主犯。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九十二條、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二十六條第一款、第四款、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第六十四條、第六十九條、第七十條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非法集資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四條第一款、第二款第(一)項、第(七)項之規定,認定李某犯集資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并處罰金人民幣50萬元;與前罪有期徒刑八年,并處罰金人民幣25萬元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二十年,并處罰金人民幣75萬元;認定初某犯集資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40萬元;與前罪有期徒刑七年,并處罰金人民幣25萬元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七年,并處罰金人民幣65萬元;在案扣押的贓款9 146 350.47元按比例發還被害人;李某、初某共同退賠被害人經濟損失38 371 605.53元。

 。ɡ钅澈统跄秤2015年11月因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判處八年至七年不等有期徒刑)

  【典型意義】

  集資詐騙的投資人多為老年人和低收入群體,他們損失的往往是用于治病、養老的積蓄,這些錢對投資人的生活影響十分巨大,也可能給社會造成不穩定因素。在審理本案的過程中,公安機關做了大量的工作,扣押贓款900多萬元、多套被告人的房產及商場的攤位,香坊區處非辦將上述扣押財產按比例發還各投資人。在懲治犯罪的同時也最大限度地為投資人挽回了經濟損失,收到了良好的社會效果。

  案例三:

  呂某桐集資詐騙一案

  【基本案情】

  被告人呂某桐2017年在哈爾濱市先后注冊成立哈爾濱某電子科技有限公司、哈爾濱某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同年4月至10月期間,租賃哈爾濱市香坊區某高檔小區,以非法占有為目的,虛構經營互聯網開發、互聯網商城的事實,以高額返利為誘餌,通過互聯網平臺誘引不特定人注冊成為該平臺會員投資其理財產品,承諾按期付息、還本付息,并以會員"拉人頭"發展下線的獎勵制度募集資金。2018年4月被告人呂某桐又在云南省曲靖市注冊成立哈爾濱某電子商務有限公司曲靖分公司,同年5月至9月期間,其以非法占有為目的,虛構對外銷售保健品、大米、東北特產等事實,以高額返利為誘餌,以生日宴會、返現紅包等方式向不特定人宣傳,"限期3個月至6個月不等,承諾按照每月1.0%至1.8%的比例高額回報"的理財產品,并與投資人簽訂"預存消費合同"。2018年11月被告人呂某桐又在四川省雅安市注冊成立四川某房屋地產經濟有限公司雅安分公司,2018年9月至2019年3月期間,虛構投資商城、房產經濟等事實,以高額返利為誘餌,以期限為6個月、投資10 000元,支付月利息200元分紅方式與投資人簽訂"借款合同",約定借款用于從事該公司業務,非法面向社會公眾募集資金。近三年時間,被告人呂某桐實施集資詐騙犯罪金額總計5 775 068元,78名被害人損失共計4 911 458元。

  【判決結果】

  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呂某桐,以非法占有為目的,虛構事實,隱瞞真相,以詐騙方法非法集資,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已構成集資詐騙罪。呂某桐能如實供述犯罪事實,系坦白,可從輕處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九十二條、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第六十四條、第六十七條第三款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非法集資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四條第一款、第二款第(一)項之規定,認定呂某桐犯集資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40萬元,退賠被害人經濟損失共計人民幣4 911 458元。

  【典型意義】

  隨著市場經濟不斷發展,群眾關于市場、投資、效益等觀念日益增強。但由于對法律法規了解不深,投資活動比較盲目,有時會上當受騙。本案中,犯罪嫌疑人正是利用了人們急于投資的心理,用高額回報做誘餌,運用種種騙術,誘騙人們上鉤。因此,日常生活中,群眾要想識別騙局,免受損失,除了學法懂法外,還要善于識破假象,對任何事都要問一個"為什么",這樣就能發現疑點、識破騙局。要堅信"天上不會掉餡餅""沒有免費的午餐"這些深刻的生活哲理。正是那些貪圖眼前不當利益,僥幸獲取豐厚回報,幻想不勞而獲快速致富,才使人上當受騙,掉進鮮花掩蓋的陷阱。


色吊丝永久性网址在线观看